2010年3月29日 星期一

定于大哥《我的心路旅程》

1.第一样事情就是做人。做人不成功,做什么都不成功。没有教我怎样去卖东西,而是叫我每天给身边的人四样东西:-
a) 给别人快乐 –如果只要吃到老、活到老,然后传宗接代,那和猪有什么分别?只要自己总满快乐就可以让身边的人感到快乐。
b) 给别人智慧 – 只要走进教室就可以学到智慧。别人就会觉得我们有成长,说话有道理。
c) 给别人信心 – 要让朋友喜欢我们,一定要让他们在我们身边的时候感到有自信。
d) 给别人希望 – 当进入这个环境,我们也许不能给别人什么,但是我们可以给他们一个事业,一个成功地希望。安丽只是一个年轻人的希望,中年人的舞台和老年人的依靠。
只要每天给别人这四样东西,做好一个人、扮演好一个人的角色。

2.人生最困难的不是努力也不是奋斗,而是抉择。尤其我们现代年轻人最惨的一点就是不是我们努不努力的问题,而是我们的选择太多了。曾阅读过《读者文摘》的一篇报道,根据社会行为学家研究;人的一生平均会遇到三次重大转变命运的机会。但是,这平均每一次机会停留在我们眼前的时间只有7秒钟。我们必须要在这7秒钟内马上去除它是个机会的因素,还是把它列为它就是个机会的因素。当确认它是一个机会的因素时候,我们要赶快的付出一切行动抓着它,并且坚持的走下去。这7秒钟才能成为我们人生中的转垒点。这是多么的困难!我们人生中这三次转变命运的机会,加起来都不到半秒钟,就决定了你我的一生。我们可能要活七、八十年,可是改变我们命运的时间却只有那21秒。各位,我们的智慧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去判断吗?我相信对各位来讲都是很困难的决定。但是,在这个环境我最感谢的就是我的父母,我知道他们很爱我,所以他们把我人生中的7秒钟延长超过20年。尽管我再怎么的叛逆、任性、进进出出,他们坚持的影响我。我今天很感慨地是我今天还站在这里,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

我曾经听过一则这样的故事,有一人的墓碑上刻着一段这样的话“这个人死于27岁,埋藏于72岁”;也就是说他在27岁那一年,人生中最后一个7秒钟不知不觉地过去了,所以他就在27岁那一年开始像行尸走肉一般的过日子活到72岁,到他身理机能停止的那一刻,才离开这个世界。我不知道各位你最后一个7秒钟时在17岁、27岁还是77岁的时候来?我不知道,但是也许就在你听着这片CD里的其中一段故事的时候、或是走进SAC这个环境上课时,你的7秒钟来了。因此,我不断的鼓励你聆听CD、走进安丽环境里学习,因为也许就在你眼皮盖上,或取出CD的时候,你的7秒钟经过了,而你人生中的最后一个机会走了。这些日子里,我学习到如何去抉择。

3. 当我们懂得做人、懂得做一个正确的抉择的时候,我们要懂得去学习、走进教室里学习。我父亲常常告诉我说“学习很重要,你一定要一直不断的学习”,但是他却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我们要学习。后来,我听到了陈婉芬老师的小儿子定于大哥的分享后才明白原来学习力是全世界最强大的无形力量。一个懂18国语言的教授,如果他不肯学习的话,到了非洲一样会被土人熬汤吃掉。当我们有学习力以后,自然而然我们就会有判断力。因为我们学习到的事情,我们就可以判断如何事情的是非、好坏与黑白。当我们能够判断一件事情的是非好坏与黑白的时候,我们自然而然讲话就会有分析力。因为我们知道他为什么黑,为什么白、为什么好,为什么坏。当我们讲话有分析力以后,我们自然讲话就会有说服力。别人为什么会被说服?是因为我们可以把优点一点一点地说出来,缺点一点一点的指正出来,所以我们讲话就会有说服力。当我们有说服力的时候,我们身上就会产生一种特别的力量,那就是个人魅力。我觉得我父母亲身上的个人魅力是我很难学习到的。我可以学到他们的行,但是学不到他们的神;我可以学习到他们讲的那几句话、怎样说这几句话、在哪里打个顿点、在哪里打个逗号;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对什么样的人、在什么样的时间说这些什么样的话。然而,当我们有了这种个人魅力,我们身上就会产生一种影响力。陈老师常说“我们不需要学着想当一个有权利的人,而是要想尽办法当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因为权利是可以转移的,可以转移到身上,也可以被转移离开”。如果今天我是国家总统,我有指挥三军的权利,要是有一天我卸任了,我的权利也跟着被拿走。怎么可能还让全国的人民这么样的尊敬我吗?不可能!今天只要我们身上有影响力,就算沦落到乞丐,依然可以东山再起,就是因为这样的影响力可以让一个人从失败困难中站起来。这也是我要在我父母亲身上和SAC兄弟姐妹们身上学习的能力。当我们身上有影响力的时候,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就会跟着来,那就是组织力。陈老师说“21世纪要经营一个成功的企业,必须要先经营一个成功的团队”。一个人需要做一百分钟的事情,一百个人只需要做一分钟。

4. 当我们学习到这些事情之后,我们一定要懂得坚持。下决心的人不一定会成功,一个有决心的人也不一定会成功,只有一个坚持决心的人才能够成功!我之前曾听过一个人类行为动机论,人的行为会产生动作一定是由一个想法开始,一定是要想(有一个动机)才会去做。基本上动机分为四个层次:
a) 最低层次的是因恐惧而产生行为,就是因为我害怕,所以我走出来做某些事。比如说,因为害怕被扣薪水,所以没有拿假倍太太生产。
b) 往上拉一个层次就是因责任而产生行为,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我答应过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但是,很多时候这样也是不会让我们成功,因为我们只是必须对自己说过的话交待责任,完成自己对他人的承诺。责任的行为是不会成功的,因为责任常常是半强迫的,就是我不愿意,但是我该去做。
c) 但是有时候我也会跳到一个不错的阶段就是因兴趣而产生行为。有的时候,我们会因为兴趣而愿意去做一些事情,例如:因为很兴趣摄影,所以买了一大堆的相机和摄影器材。但是,常常很多人喜欢却没有办法坚持,兴趣可以10秒钟内来,也可以10秒钟后走。像我以前,升降机从9楼坐到10楼我就变咯!
d) 兴趣不能让我们成功,因为我们的行为要提升到最后一个境界,就是因爱而产生动机行为。我做安丽已经不是三分钟热度,而是因为当我看到我帮助的人得到健康、美丽和人生获得改变的时候,我会感觉到很开心,因为爱帮助别人、爱这份事业、爱这个环境。安丽和SAC的环境是一个用爱来经营的团队,所以很多人都热爱这个环境。就好像在谈恋爱的时候,我们也许说不出对方有多好,但是我们就是爱她、爱到极点。只要我们用这样的心态来做安丽就可以成功。

最后,我想要跟大家分享一个故事。在太平洋的中央,有一个小岛,到上每一个人的名字就和他们的个性是一样的。在岛上就有一个人叫做“预言”,他就跟他的名字一样,讲的话都是预言。他说明天会下雨,明天就会下雨;他说后天会出太阳,后天就会出太阳,没有一天是不准的。但是,有一天预言突然站到村子里的台上,跟所有的村民说“我告诉你们,一个月后我们岛上唯一的死火山会爆发,到时候会伴随着大地震跟海啸,我们整个到会下沉,所以各位你们准备逃命吧!我们这个岛已经完蛋了!”当大家听到预言讲的这番话之后,每个人都好害怕,因为他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不准过。当大家已解散都重回家去,编竹筏的编竹筏、刻独木舟的刻独木舟、准备粮食的赶快准备。当大家这么忙碌的时候有一个人他叫做“爱”,这个爱他的名字和特质就是一样的,很喜欢帮助别人,帮人家的时候,总是无怨无悔。这样他就帮别人编竹筏、准备粮食,就这样一个月就过去了。

那一天真的来了,火山开始爆发,喷出大量的焰火,伴随着大地震,海啸也冲上来,岛也开始下沉。这时,爱才想起忘了为自己准备逃生的工具。就在不远处,一个人划着船子过来,爱就大声地喊“救我呀,我是爱快来救我啊!”结果,这个人划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并沿一看,这个人跟他讲话了“哎唷原来是爱啊?我是‘恨’啊,我最恨就是你爱别人,我才不久你呢!”说完就划着船离开了。但是,爱不放弃,因为他知道人欠他的,天会还他,所以他继续等。当海水慢慢淹、渐渐升到爱的腰间时,远远又有一支船划过来了。这个人以划船过来看到,原来是“财富”。这个财富看到是爱珍的好开心,因为他的竹筏是爱帮他编织的。但是,这时候财富说话了“哎呀是爱啊,我真得很想救你,但是我船上都是我的财富,如果我要让你上来,我必须把我的金银财宝推下海,但是这样就跟我的做人原则不服啦!你这么爱别人,我相信一定会有人来救你的”说完财富也划着船走了。

当海水淹到爱的喉咙的时候,突然一个大浪打过来,爱就沉到海底去了。当快要陷入海底的时候,突然又一只手把他抓着,然后就上船。当爱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人,就问他“你是谁?”这个人开口了,他说“我是时间”;爱又问“为什么别人都不肯救我,只有你救我?”。这个‘时间’讲话了“因为只有时间才能证明爱”。

当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真的很感动,因为我没有办法想象我父母愿意在我这样叛逆的孩子身上,去花这么长的时间,用这么多的功夫。陈老师曾经说过“我们人生中有三种人一定要感谢”但是,我的父母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这三种人,而且他们还给了我生命。

第一个就是给我们智慧的人,我们一定要感谢。因为在茫茫的人海当中,到底谁能够教我们?很多人在走出学校后,所有的学习都停止了。我身上只有持着硕士文凭 的小聪明,没有什么大智慧,所以我母亲常告诉我要感谢给我们智慧的人。

第二个就是给我们机会的人。当我们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随便选错一条路,我们回头的时候可能已经是七、八十岁了。一个能够给我们机会的人,我们必须要多么的感谢他,因为它可能是我们人生中最后一个7秒钟。

陈老师也告诉过我们还有一种人我们一定要感谢他,因为他陪我们走过每一段辛路旅程。

我觉得我很感谢我父母的是因为他们不仅给了我生命,同时给了我智慧,而且还给了我人生转垒点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当我这么任性、这么折腾他们的时候,他们依然愿意陪我走过那些心路旅程。我知道我的父母很爱我,我也很爱他们,只是我们都不懂得如何去表达。

1 則留言:

戈 哥 提到...

hallo! I‘m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