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2日 星期一

台湾学习成长的改变之旅

我这一趟去了台湾感触很深,因为看到很多,感受到更多。长大后,第一次和父亲一起出游,特别的兴奋。虽然,我会因近而无礼(因为太亲了,所以偶尔失去礼貌),但是爸爸还是很耐心的接受。最感动的就是有一次,我一个人走去拍照,和其他人分开来,就只有爸爸一个人站在那里等我回去,真的只有时间可以证明爱。

第一天的大会老天就不作美,下起了雨来。我们先是坐在游览车上吃着热腾腾的猪扒便当,可是明幼姐提醒我们要惜福,因为在游览车外的中国人只是撑着雨伞,站在林口体育馆外吃馒头、喝白开水。

后来,我们和那些中国人一起挤进体育馆的时候,才发现他们的“冲场能力”是十分高强的。在中国他们没有会场可以光明正大的学习(因为中国政策的关系),所以他们听到附近有大会,即使是没有入门票也会冲着过去。在中国很多人没有成功的机会,往往出现M型社会(富有的就很富有,贫穷的就很贫穷);但是安利确实如此公平的把这种成功的机会给了每一个人,所以他们奋不顾身,甚至连生命都可以不要的决定要在安利成功。

这一次的梦幻团队(Dream Team)大会由来自美国、墨西哥、英国、意大利、德国、西班牙、瑞士、丹麦、俄罗斯、中国、香港、台湾、马来西亚、印尼、泰国、新加坡、菲律宾、纽西兰、澳洲、日本、韩国等国家的安利传销商和领袖出席。这也证明了安利在94个国家和区域发展的事实。

我们的人生需要敢梦、敢想,不一定要轰轰烈烈,但也不要平平凡凡,至少可以多姿多彩。很多年轻人没有自己的未来方向,所以人生过的懵懵懂懂,不清不楚。每天上下班,回家看电视、电脑,周末找朋友喝茶、血拚、看电影;然后拍拖、结婚生子,这样的过一辈子。这一次我去了台湾的世界大会,也让自己更有国际观,看到更多成功的事实。

我不是说在现在我们工作的领域里不能成功,我相信你们都是很棒的人才,所以才会找机会想要让自己发挥才能。但是,如果人才摆错地方就是人手,放对地方才能变成人物。

安利是一个公平的事业,每个人只要18岁或以上就可以参加,不分背景与条件。陈婉芬老师常常说,安利是助人的事业。有很多人想要成功,可是世界上总是有95%的人在分享着那5%的财富,而只有5%的人享受95%的财富。安利以公平、合理和经得起时空考验(51年经验与94个国家和区域)的条件,让每一个人都可以得到成功的机会。

在安利成功的人各种各样,有德国穆伊黑大学的经济学教授Peter & Eva、中国青岛举足轻重的女创业家韩世荣女士、西班牙的流浪华裔厨师刘大勇、马来西亚只念小学二年级的李金城夫妇、台湾小学二年级教师陈婉芬、美国成衣厂老板刘大哥(73岁)和韩大姐(67岁)夫妇、日本名作曲家濑筏大师、中国中山85岁的黄老太太、台湾大学毕业的总经理刘传人和入围金钟将最佳广播主持的沈絮凡夫妇、韩国三项铁人Leonard & Esther Kim、马来西亚四个孩子的单亲妈妈曾丽仙女士、28岁的小儿麻痹症的硕士洪启恩与陈晓媚夫妇等。这一个个事实就在那两天的大会中一位接着一位的出现,有的更是直接接触,真的是所见所闻,才能改变一生。

这里插播一个故事 – 有一只猎犬在森林里看到了一只野兔,就猛追着去。野兔跑进了洞穴里,猎犬不能进入,只能在洞外不停的吠。结果,狗吠声引来了周围的猎犬,猎犬1对其他的猎犬说洞穴里有一只野兔,所以大家不停的吠。但是,吠了很久都不见兔子出来,渐渐地一只一只狗也跟着离开。最后,只剩下第一只猎犬。因为它亲眼看着野兔跑进洞里,所以它坚持在吠。

世界上就是由四种人:
1. 没看到,所以不相信
2. 看到了,所以相信
3. 看到了,还是不相信
4. 相信了,所以看到

那你要做哪一种人?也许,你还没有走进来安利或成功体系(SAC – Success Association Centre)所以你看不到这些事实;一旦你走进来就可以看到、实实在在地接触到这些人事物。但是有些人,看到了、知道了还是不相信,所以他们没有成功。知道没有力量,相信才有力量,因为相信这些成功事实,所以他们可以成功。

我们的人生有太多的抉择,往往我们走错了方向,一回头就是几十岁了。我走进SAC学习后才学会抉择,知道抉择要放在努力的前面,才不会让努力白费。我很感谢我父母亲,他们不只是把生命给我,也把智慧、机会交到我的手中,更用爱陪我走过人生困难和低潮。

我把定于大哥(陈婉芬的小儿子)的分享《我的心路旅程》和你们分享,因为我和他都是安丽家族的第二代,虽然我没有像他那么叛逆,但是我也曾经很任性的放肆。为什么每一个做安丽的父母都把孩子带进安丽世界里?只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份有保障的永久事业;而更重要的是在这个环境里,孩子都学会做人。当我走进安丽的环境里才发现,原来父母亲一直给我的教育是多么的有意义。定于大哥所提到的那四点真的可以在安丽和SAC的环境里学习到。

沒有留言: